明博体育

政治局委员们的知青岁月

党建专栏

  电视剧《知青》在央视首播后,引发国人关于“知青”的时代记忆。上世纪60年代末,数以千万计的年轻人投入到“上山下乡”运动中,与共和国一起蹉跎、奋进。中国政坛有知青背景的高官数不胜数,仅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就有多人,习 近平、李 克强、王岐山、李源潮、张德江,都曾是“知青”的一员。
习 近平:带一箱子书下乡
  延安市东北方向,有一个叫文安驿的小镇。文安驿往南,沿着一条新建的柏油路向山里走几公里,就到了梁家河村。1969年1月,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来了一群北京知青,其中一人就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家副主席、中央军委副主席习 近平。
  当时,这批知青的年龄大多十六七岁,习 近平更小,还不到16岁。
  知青来到梁家河的第一顿饭,吃的是当地名吃“抿尖”。抿尖的原料以豇豆或豌豆面为主,也可以掺入一些小麦粉或玉米粉。面团和好后,放在一种类似擦子的器皿上(叫“抿尖床”),下面是沸腾的锅。用一个“工”字形木板(叫“抿拐”)在抿尖床上往下搓面团,抿尖就会落入锅内一寸长,两头是尖的,故名“抿尖”。
  习 近平插队梁家河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基建队劳动打坝淤地。梁家河村村民梁新荣那时只有十多岁,如今回忆起习 近平在干活的情景时,还是历历在目:“他是真干呢!穿一件蓝色的旧棉袄,腰里系一根点炮时用过的导火索,没有一点书生的架子。”
  “爱看书”、“好学”,是梁家河村人对习 近平的又一评价。

李克强:插队不忘学习
  1974年3月,李克强与其他同学乘坐大客车到凤阳县大庙公社东陵大队插队。
  由于水土不服,李克强一度全身皮肤溃烂。但他坚持田间劳动,一年到头大都用挎包装着干粮和咸菜下地劳动。渐渐地,农村生活习惯了,农活也大多会做了。革命加拼命精神,着实锻炼了李克强的筋骨,磨砺了他的意志。
  李克强每天从田间披着晚霞归来,心底铭记李诚教诲,自学起从合肥带来的书籍,夜幕降临之后还往往挑灯夜读。同时,他还尝试着把自己的知识用于实践,带领农民科学种田,推广水稻良种,深得农民的拥护和公社党委的赏识。
  1976年5月,李克强宣誓入党。这一刻,李克强开始在一个红色起点上起跑。

王岐山:深深体会了饿的滋味
  1969年初,毕业于北京35中的王岐山,随两万多名北京知青来到陕西,在延安冯庄公社插队落户。王岐山在延安插队落户的这段经历,留下的资料甚少。
  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吃。王岐山多年后回忆,当时他选择了延安圣地,没有去黑龙江,“后来跟黑龙江的同学见面后我都想哭,他们干活累了至少还吃得饱啊,我这是累了还吃不饱,知道饿是什么滋味了。”
  1973年,王岐山以工农兵学员身份进入西北大学历史系;1976年毕业后他放弃自己的专业民国史,转而投入当代宏观经济学的研究;1982年,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借调走了王岐山,从此他步入从政之路。

李源潮:4人一天割7亩2分稻
  与政治局委员中其他几位插队知青不同,李源潮是农场知青。
  位于江苏大丰境内的海丰农场最早是上海农场的一个分场。李源潮是第一批5000多名“老知青”中的一员,待在仿部队建制的海丰农场庆丰二队,当时还用“李援朝”的名字。和他一起下放的知青梁铁旦回忆说:“我们四人一天割稻7亩2分,那时秋收很紧张,农活很艰巨,虽然很艰苦,但大家看到劳动成果,心里很高兴。”
  1998年,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李源潮带着妻儿从北京回大丰“探亲”。他回忆起当年在这里挖河挑泥时的情景:工棚就建在海堤边,有时夜里会突然涨潮,海水一直涨到床边,被子全湿了,人要赶紧往堤上跑。兴致很高的他还让儿子当了一回“挑河工”。

标签: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
验证码: